老油条 10 Nov, 2012

第一次听说老油条这个词,不是在卖早餐的摊前,而是在小学班主任的面前,大概还记得我们班几个男生在教室后面依墙而站,班主任在我们面前走来走去,然后作出很严肃的样子,叽叽喳喳一番后,说了一句:“你们几个老油条!”。到现在,我都记不清我们是犯了什么错,迟到、没完成作业、早读课嘻嘻哈哈还是把红领巾搞得来像“老油条”一样?不过唯一记得起的是,当时似乎还没有成为吃货,不然肯定会问老师一句:老油条是什么,听起来很好吃的样子。

反正过后,在对我的批评中,“老油条”这个词就越来越有存在感了,初中这样,高中也这样,不过在我查看字典无果又莫名猜测后,对这个词的大概意思有了些许领悟,一直到我真正在油条摊上看到真正的老油条,我才一下彻悟,原来是这样,就像看阿加莎的小说看到结尾了一样。在我们这里,说你“老油条”还算是婉约派的,放豪放派的嘴中,绝对吐出一句:死猪不怕开水烫。

按理说我的脸皮还算很薄的,而且一般情况下厚不起来,即使不小心厚起来了,一到天气干燥,自己都受不了自己脸皮厚,自动都要蜕一层皮,这在科学上来说,是基因决定的。但还是总被称为“老油条”,这就让我感到诧异,不过最后还是想明白了,脸皮还是薄在自己认为该薄的地方,有些事做多了,也就觉得没必要在这上脸皮薄了,“多大点事嘛”。于是终于往复,于是终于得到“老油条”的评价了。

老油条是一种病,似乎让自己丢掉了羞耻之心,认为一切不正常的事不过如此,没必要再感到兴奋或者吃惊。而这种病,似乎也不只是我的专利,在前不久的某地反PX项目时,新浪微博上闹的风风火火,而 Twitter 上却表现的异常平静,是 Twitter 上的人不关心么,我看未必。如果要我评价,我一定会说三个字:老油条!如果非得加一个语气的话,一定就是当年班主任的语气了。当然,我也在内。Twitter 上见反PX这种事已经多的多了,一开始大家还会讨论的风风火火,经历多次过后就没有了感觉,彻底的成为“老油条”!在“老油条”的心中,这些事已经平淡无奇,这些事已经无法改变,这里除了自己身边的星星还发着光,太阳已经不见踪影,而可以预测的是,太阳已经难以升起,So, Why so serious?当然,我也在内。

老油条是一种病,是病就可以作为请假的理由,所以那些“过于危险、不太成熟、缺乏理性、没有情商”的事就可以拒而不谈,或者找到理由,鄙视一下那些“太过激进、明显幼稚”的人,而把自己在油锅中长久的经历作为一种历练,来当作自己高高在上或者颐指气使的能量来源。反而没有发现,自己只是一根失败的油条,过了火候,只能被暂时扔到一边,运气好的话,可以欺骗一下消费者,勉强买出去。当然,我可能也在内。

然而,做为老油条,或者说能成为老油条,那肯定是经过非人般的磨炼的,就凭这样说说,就如你的手轻轻抚过我的脸一样,最多起一层鸡皮疙瘩,脸皮绝对是不会薄下来的。就如我一直都认为,老师说我“老油条”只是抱怨一下而已,明知道是老油条,你说他也就无用了。不过身为资深老油条的我,有时不免觉得,外面这层被炸良久的硬壳,或许能起到保护作用。

最后一个比上面更难以揣测更让自己这根老油条无法淡定的问题是,我的搭档豆浆现在正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