笛卡尔《谈谈方法》读书笔记 20 Nov, 2012

这本书其实是个小册子,非常薄,而且有尽一半是序,整个序言带着强烈的改革开放初期的风格,作为一本笛卡尔的书,为了说明是政治正确的,所以有必要搞一段这样的序言,不过序言也大体上描述了笛卡尔的一生及思想,我没有读完,人太懒了。后面部分才是这本书的主题,《谈谈方法》是笛卡尔的处女作,全名是《谈谈正确运用自己的理性在各门学科里寻求真理的方法》,细读了前面四章,后面草草翻过,对于纯粹的哲学实在没多大兴趣。

为什么需要方法,“因为单有聪明才智是不够的,主要在于正确地运用才智。杰出的人才固然能够做出最大的好事,也同样可以做出最大的坏事;行动十分缓慢的人只要始终循着正道前进,就可以比离开正道飞奔的人走在前面很多”。而如何正确地运用才智,则是这本书主要说明的,即正确运用自己的理性。

世界上的人大致说来只分为两类,都不宜学这个榜样。一类人自以为高明,其实并不那么高明,既不能防止自己下仓促的判断,又没有足够的耐性对每一件事全都有条有理地思想,因此,一旦可以自由地怀疑自己过去接受的原则,脱离大家所走的道路,就永远不能找到他所要走的捷径,一辈子迷惑到底。另一类人则相当讲理,也就是说相当谦虚,因而认定自己分辨真假的能力不如某些别人,可以向那些人学习,既然如此,那就应该满足于听从那些人的意见,不必自己去找更好的了。

既然上面两类人都不可作为榜样,那么究竟应该怎么做,于是提出了自己对于正确运用理性寻求真理的四个规范。

  1. 第一条是:凡是我没有明确地认识到的东西,我决不把它当成真的接受。也就是说,要小心避免轻率的判断和先入为见,除了清楚分明地呈现在我心里、使我根本无法怀疑的东西以外,不要多放一点别的东西到我的判断里。
  2. 第二条是:把我所审查的每一个难题按照可能和必要的程度分成若干部分,以便一一妥为解决。
  3. 第三条是:按次序进行我的思考,从最简单、最容易认识的对象开始,一点一点逐步上升,直到认识最复杂的对象;就连那些本来没有先后关系的东西,也给它们设定一个次序。
  4. 最后一条是:在任何情况之下,都要尽量全面地考察,尽量普遍地复查,做到确信毫无遗漏。

作者对这四条规范的评价是:这种方法最令我满意的地方在于我确实感到,我按照这种方法在各方面运用我的理性,虽不敢说做到尽善尽美,至少可以说把我的能力发挥到了最大限度。这四个规范已经足够的明确和细致,不过操作起来似乎并不太容易,比如第二条,“按照可能和必要的程度”,这两个词都是很含糊的,如果真有能力去做到“可能”和“必要”,那么离解决就不远了。

不过要一下就如上面一样运用理性,可能会在某些事上犹豫不绝,“当我受到理性的驱使、在判断上持犹豫态度时候,为了不至于在行动上犹豫不决,我给自己定下了一套临时行为规范”。

  1. 第一条:服从我国的法律和风俗,笃守我靠神保佑从小就领悟的宗教,在其他一切事情上以周围最聪明的人为榜样,遵守他们在实践上一致接受的那些最合乎中道、最不走极端的意见,来约束自己。
  2. 第二条:在行动上尽可能坚定果断,一旦选定某种看法,哪怕它十分可疑,也毫不动摇地坚决遵循,就像它十分可靠一样。
  3. 第三条:永远只求克服自己,不求克服命运,只求改变自己的愿望,不求改变世间的秩序。总之,要始终相信:除了我们自己的思想以为,没有一样事情可以完全由我们作主。

上面只是应对之策,笛卡尔也确实如第一条所说的那样,在准备发表自己对行星运动的看法时,布罗诺遭到教廷的迫害,于是他打消了念头。就如他所说,不宜学上面两类人,所以对于别人的观点,还是应该使用自己理性的目光来考察一下,当然,针对他的观点,也应该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