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言,尤使我耳不忍闻 16 Jan, 2010

鲁迅先生有一篇非常出名的文章《纪念刘和珍君》,相信大家都看过,我以前也用那篇文章改写了一篇《纪念微博客君》。鲁迅先生在里面说到:惨象,已使我目不忍视了;流言,尤使我耳不忍闻。我还有什么话可说呢?我懂得衰亡民族之所以默无声息的缘由了。沉默呵,沉默呵!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现在我似乎看到了那个时代相似的情景。Google决定退出中国,其实本身就是一件很值得我们中国人深思的一件事,但网上更多的是¥0.5的阴险论调,他们似乎很是团结,他们似乎想在这个有利可图的事上多赚几个5毛,以便迎接新年的到来。这里我给予他们最高的“崇敬”,过年了,多赚点,回家好好孝敬一下你们父母。

根据可能吧的这篇文章总结,¥0.5们的主要论调包括以下5点。1、Google是因为图书搜索不能和中国作家达成协议而羞辱地退出中国的.2、Google的技术不够强大,被百度逼出中国.3、Google试图用商业干涉中国内政.4、没有Google,中国互联网照样强大.5、中国的互联网是充分开放的.现在我只是想在这里针对几点表达一下自己的看法,仅是自己的看法。

Google的技术不够强大,被百度逼出中国

第一眼看见这个理由是,我并没有反对,因为第一眼看见时,我的大脑就已经处于死机状态了,重启后看第二眼,我脑子中冒出了一个问题:说这句话的帅哥,你到底知道Google是啥玩意儿不?或者你用过Google没有?再退一步,这句话你不会是请别人帮你打的吧?再进一步,电脑是啥玩意儿,你知道不?我一点不认为这是个笑话,我倒是认为他连笑话都不如。Google的技术不够强大,那我请问你谁的技术强大,百度?在我眼中,百度之于Google,就像人人之于Facebook,Youku之于Youtube。说白了,百度除了占有那些极其有着所谓爱国分子的拥护外,其他没有什么可以称优势的。 我发现我现在在普及少儿百科!

Google试图用商业干涉中国内政

这句话我猜是出自中国外交部的,不然最起码是出自天天看外交部发言的人。这个具有无限杀伤力,让春哥,曾哥汗颜的非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不知道给国人赚回了多少面子。我在《李彦宏的大悲大喜》中说过:在中国,不愿作为太监的,都是别有用心的,都是与包括台湾同胞在内的13亿多的中国人为敌的,都是严重伤害包括中国人在内的世界人民感情的,都是严重干涉了包括太阳系在内的整个宇宙政策的。上面那个理由,是会让一些人没有经过大脑处理就会举三只手强烈赞同的。

Google只作服务,不做内容。每个人爱搜索什么,那是个人的自由。Google尊重个人选择。何来干涉内政之说。你给谷歌带高帽子,也太牵强了吧。Google并没有在你的内政上指手画脚,何来干涉之说?可能你又会提到:Google你应该遵守起码的法律!Google难道真没有遵守法律?Google在决定和中国真腐谈判的话是这样说的:

因此,如果可能,Google将在未来几周时间和中国政府谈判,要求能够在中国法律框架内运营未经过滤审查的搜索引擎。

看清楚没有,是在中国法律框架内,什么是“内”,自己去查查汉语字典。但为什么几乎不可能谈判成功,这点在国内不只是互联网是一个众所周知的问题。但在互联网体现的尤其严重。什么法,这是很含糊的。这里我不敢说明白了,因为即使是最基本的那个法律里写着保障公民言论自由,但还是有什么跨省跨宇宙来着。可能我理解有误,是“公民”,我好像只是个“P民”。看看前段时间的随意关闭中小网站,你就知道了,在这个神奇的土地,什么才是法。

没有Google,中国互联网照样强大

中国互联网却是很强,但谈不上大。这句话明显有问题,Google应该不是中国的吧。有人就会说到:你懂个屁,没了Google,你用不来百度啊,即使是那么没技术,但你何必去搜那么多呢?对于我们普通网民,百度足矣!这个又让我想到一个神奇的王朝,当年大清李鸿章去参加马克沁机枪的“发布会”,看了之后说到:既然一颗子弹就可以取一人性命,何必多此一举,用这种机枪呢。看来现在某些人,深得李先生精神啊,李先生泉下有知,瞑目吧。

中国互联网很强,以至于它又有了一个新的名字——中国互抄网。因为互抄,所以百度;因为互抄,所以Youku;因为互抄,所以腾讯。如果中国互联网真那么强,那么你把微软Windows卸载了吧,你把思科的装备换了吧,你把Intel等下了吧。换成自己的,试试?不要以为拥有将近4亿所谓的网民,你就可以有居高临下的感觉,我可以好不含糊的说,如果有一种机器可以联网打游戏,那么我告诉你,中国的网民至少要减少一半。这个又让我忍不住想到了那个神奇的时代:我天朝地大物博,四亿亿人。当一个互联网主要用于娱乐的国家,怎么能称自己的强大呢?

中国的互联网是充分开放的

这句话是有官方背景的。详细新闻可以看这里。下面截取一段,绝不是断章取义。

针对Google(谷歌)公司计划退出中国市场一事,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姜瑜十四日作出回应。她表示,中国的互联网是开放的,中国政府鼓励互联网的发展,鼓励为互联网的健康发展营造良好的环境。

听到这句话,我笑了,我笑得好开心,一扫几天失恋的阴影。郁闷良久的朋友,多读几遍,这可是百年不见的特效良药。我欣慰的看到了一句相对意义上的真话:比之于朝鲜,我们的互联网是相当开放的。韩寒在接受土豆网采访是说了这样的话(由于原视频被删除,所以你可以到可能吧去看)。

我当然比较遗憾,无论从Facebook,Youtube,还有包括现在假设Google走了,那么所有的国际上优秀互联网站都离开了我们。所以我只能说挺遗憾的,全世界各种优秀的互联网站都纷纷的离开了我们中国的互联网络变成了一个全世界最大的局域网

中国的互联网确实是开放的,这只是相对于国家队和有势力的公司说的。央视在一阵清洗活动后,忍不住的推出了自己的视频网站,这个被什么案,拿什么证的还真是方便。那像我们这些小站长,备个案等半年。那些有钱的企业,也好办事。网上你去搜索一下:论坛专项备案。你就会发现,个人完全没有能力。所以所谓的开放,是那么狭义的开放。

在中国互联网的入口有一把刀,门上有一张旧的《人民日报》,上面用毛笔写着:要进此门,必先自宫。以前有一篇文章就是谈论中国太监文化的。有兴趣可以去看看,但千万不要对自宫感兴趣。

结尾+韩寒原话

还是用鲁迅先生的话结尾吧,我不懂什么意思,我只是为了凑字数。如有不懂,请致电先生。电话号码请查114。

时间永是流驶,街市依旧太平,有限的几个生命,在中国是不算什么的,至多,不过供无恶意的闲人以饭后的谈资,或者给有恶意的闲人作“流言”的种子。至于此外的深的意义,我总觉得很寥寥,因为这实在不过是徒手的请愿。人类的血战前行的历史,正如煤的形成,当时用大量的木材,结果却只是一小块。苟活者在淡红的血色中,会依稀看见微茫的希望;真的猛士,将更奋然而前行。

韩寒的原话:

我只想告诉Google,好走。

然后我觉得对于Google本身来说,他在国内做的很多的事情,我个人都非常的欣赏。无论它的去和留,我觉得这都是它自己所要决定的事情。

我当然比较遗憾,无论从Facebook,Youtube,还有包括现在假设Google走了,那么所有的国际上优秀互联网站都离开了我们,但是我个人其实对于Google的很多行为跟他们的精神,那甭管你是抱着商业目,不是抱着商业目的,这点我觉得不重要,因为如果你抱着商业目的的同时你可以去造福别人,当然最好。

那不像我们中国很多地方,你抱着商业目的,你还去危害别人,既然如此,我们要让人家赚到钱,你何必不去选择一个造福别人的呢?

所以我只能说挺遗憾的,全世界各种优秀的互联网站都纷纷的离开了我们,中国的互联网络变成了一个全世界最大的局域网。

如果这样的话,我觉得反正挺遗憾的,大家反正加紧技术——无论是翻¥墙或者跟别的技术,大家反正都加强吧。

因为从大趋势来讲,这些,我们所有的这些,包括年轻的朋友们,包括年轻的媒体人成长起来,你更开放的媒体更多的声音,这个历史的潮流是不能阻挡的,任何阻挡这个历史潮流的,在若干年以后,都会被别人所耻笑,所以好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