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到二十岁——写给我自己 10 May, 2010

那是最美好的时代,那是最堕落的时代;那是智慧的岁月,那是没有开化的岁月;那是信仰坚定的时代,那是怀疑一切的时代;那是阳光明媚的季节,那是黑夜深重的季节;那是满怀希望的春天,那是令人绝望的冬天;人们拥有一切,人们一无所有;人们直入天堂,人们直堕地狱。 ——《双城记》

时间真快,今天就是5月10日了,我也就迎来自己20岁的生日,开始走向所谓充满激情的,迷茫的年代。人的一生又能有几个20年呢。想想以前的那些年,可以不计后果的疯狂,以至于很像颓废了一样。那是最美的时候,读书,暗恋着女孩子,一切都是最美的,没有忧愁,没有负担,没有令人郁闷的抱怨,顶多就是“少年不识愁滋味,为赋新词强说愁”,现在人似乎长大了,见得多了,感受的多了,一切似乎都变了,各种有形无形的压力就如恶魔一般到来,你无法躲避,因为你在生活。好吧,人总是会长大的,这一切都需要面对,何况以后或许会是激动人心的,充满博弈的快感。

很喜欢一部电影《肖申克的救赎》,有多么经典我就不多说了。很值得让人深思,二十岁的人,也应该学会为自己的未来着想,去梦想,去拼搏,然后头破血流的回到原地,然后春风得意的振臂一呼:“我是世界之王。”体制化,希望,救赎——你细心揣测一下自己,究竟如何。人很容易体制化,而且深入体制后,还很依赖,离开了它,觉得很不熟悉。我不知道自己是否被体制化了,惯性思维,依赖心理,从不用自己的大脑想问题,只用耳朵想,觉得很多事都匪夷所思,这些我觉得我或多或少的存在吧。不过,这需要改变,在以后的时间,多用用自己的脑袋才是真的,这个博客,也就是自己的思考之地。

希望——就像一个荡妇,一边你鄙视她的粗俗,一边你又向上,上了之后又会力不从心。一个如此俗气的词,已经被人们用的来毫无新意了,所以它廉价,所以它被人不屑,但说了之后真正做到的又有多少呢?“希望是个美丽的东西,或许是世界上最美的东西,美丽的东西从来不会消失。”尚年轻的我们,或许没有感受过真正希望破碎的心痛,或者实现的狂喜,但那似乎就是一种动力,至少在你绝望时对你有用,哪怕只是虚伪的安慰。

救赎——如此沉重的一个词。年轻人,有什么可救赎的。但你不会为自己曾经的不努力感到忏悔吗?自己现在准备高考,这是第二次高考,第一次是失败的,第二次只能自己把握好机会。这一年,算是一种救赎吧。看着旁边的高考倒计时,一天天走近,心中却是无畏的坦荡,自己能努力,就不怕什么。

说的太多了,这是一种新的开始。自己已经早早订下了自己的目标,不管如何,向前冲吧。这个年代正如最上面的那段话。在这里给自己小暧昧一下:祝自己生日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