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黑客的一些事儿 20 Jun, 2011

最近黑客这个话题比较火,先是月光博客大肆说黑客是流氓,然后就遭到黑客的报复,先是没有技术含量的DDOS攻击,然后是今天的很有技术含量的域名劫持(暂时归为这个原因吧,我也不太懂)——将williamlong.info劫持到了一个免费空间,并留下了一封给月光的信,称已经掌握到了月光的信用卡。

我看了一下那封信,感觉写的还不错,“让今夜没有月光”,这可是诗人才能想出来的妙语啊。我不去评论这位黑客的这个做法,我只是想说,月光将黑客一棍子全打死的说法我不是很赞成,在我的心目中,黑客可不都是流氓,说他们全是技术的流氓还差不多,他们喜欢调戏技术嘛。于是今天我也就想谈谈我知道的黑客的一些事儿,当然,都是些小事而已,这里说的“黑客”也不一定指的是真正的黑客。

我相信很多一开始接触电脑的男生最开始都对这三样东西中的一样感兴趣——游戏、黑客、聊天泡妞。而我就是对黑客这个感兴趣,高一上学期,能上网的时候,基本都是在折腾那些所谓“黑客”的事,比如想办法在学校机房或者网吧上网时把别人搞下线,用QQ木马搞别人的QQ密码,最多也不过尝试用已经透露出来的漏洞去尝试入侵一下那些名不见经传的网站。但这也是玩玩而已,最多也就是在那些黑客网站下载一点软件来用用,一点技术含量也没有。

然后当然开始尝试利益上的东西了,比如在网吧上网,想不用钱什么的。当年的网吧还用的是万象的管理系统,我还记得那时用一个软件就可以把整个网吧的会员卡和密码搞出来。然后网吧换系统后,没有软件可用了,于是自己开始琢磨了一个方法,一块钱都不用就能上一个通宵,什么入侵网吧服务器什么的,那就太遥远了。不过便宜没捡到多少,担惊受怕却是少不了的。 对黑客网站还有印象的就是黑客基地,黑客动画吧,非安全了,买过几期非安全的杂志,不过都没怎么看过。现在想想,这些黑客网站也只是为了赚钱而已,真正的技术交流少之又少,几乎全是分享木马程序的。然后兴趣就这样持续了一期,到高一下学期时,已经开始对网站感兴趣了,一直到现在,也没怎么看过那方面的书了。

说到黑客,不能不提的电影就是《黑客帝国》,不知道有多少人黑了别人的网站会挂上这部电影开头时那酷酷的代码雨。我最终觉得,这才是真正的黑客,在无穷无尽的代码中找出世界原本的真相,还原出一个真实的世界。很多人都应该是怀疑一切,然后在叛逆的性格下走向对技术的狂热,进而相信技术可以改变世界,而有些人则是为了炫耀自己,而有些人则是为了金钱利益。技术确实可以改变世界,看看计算机技术的发展就知道黑客们的功劳了,说近一点,看看你手中已经越狱的水果,这些都应该称为黑客的杰作吧。

而这些改变计算机历史的人在国内却很少听说,我认为真正的黑客,就如隐者一般,淡泊一切功名利禄,在自己的世界里狂欢。这样的话,才有所谓的黑客精神。但只要有利益在的地方,任何角色都不会缺席,这个好像已经成为不变的真理了,毕竟黑客也是人,只要是人,总会有动摇的,或许也可以说,这不是利益的问题,而是自己选择的问题。就像尼奥说的那样:问题的关键不在问题本身,而在于选择。

好吧,扯多了,是的,黑客寄予了我这个在生活中平平淡淡,卑微渺小的人一点精神上的想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