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方除了遥远一无所有 26 Mar, 2011

今天是3月26日,22年前海子在山海关卧轨自杀,原因当然不是坊间传闻的那样——他有一座房子,面朝大海,却被强拆。自杀对于诗人来说,似乎是可以理解的,他们有一种常人所难以理解的疯狂,近乎癫狂,如梵高最后开枪自杀,而这些人,留下的也非只是几篇诗作或者几幅油画。相信很多知道海子的人都是从高中课本的那首《面朝大海 春暖花开》开始的,我就是这样的。

海子自杀的那一年比较敏感,而算是有幸的是他死在敏感词之前了。我并没有读完他所有的诗歌,也不是他的迷,我只是喜欢他的几首诗而已。现在,已经没有诗人了,一个物质的社会,一个精神都会被物质所冲击的社会,我没有那么崇高,置物质于身外,我是深信马克思的——世界是由物质组成的,而物质是要用钱买的。只是在不能置身于物质之外时,我也想让精神这个玩意儿有点享受。海子的诗歌就有一种纯粹的美,干净,悲哀,激昂。就如身处质问中心的时候,也能说出:当我痛苦的站在你面前,你不能说我两手空空,你不能说我一无所有。

大抵每个人都是诗人,当然这得在恋爱的时候。自己以前也自娱自乐的写些小诗,附庸风雅,尤其是在情意正浓时。不过爱情,到最后才发现,它是个低俗的东西,诗歌太美,两者根本不搭调,当然,这个爱情是特指——我的爱情。而世界为了完成它的逻辑,他将一切连起,为了能照顾所有,它将一切连成了一圈,于是,荒诞便如此诞生。看了很多关于爱情的故事,看了很多有关爱情的话语,一下心情激昂,以为她会如故事中那样改变,但事实是,她也看了那些故事,她也认为她的他会如故事中那样改变,就这么一转,靠,真TM的荒诞。

爱情,也不知道是个什么玩意儿,我一直在等着,一直在等下去,无论你怎么变化,无论你怎么样。即使,是那么的遥不可及,即使前面是除了遥远外一无所有的远方。而我更愿意这是你在我的心中的远方,而非我们这个国家的远方。他妈的人,他妈的男人,他妈的为什么就有他妈的那么多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