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年之前 02 Apr, 2011

昨天一直循环播放《美国往事》的原声音乐,这是唯一一部把我感动得稀里糊涂的电影,重要的是这感动并非全来自情感因素,还有现实与社会,于是我又开始考虑两个词语和它们之间的连词——友情与爱情。

也是昨天,我收到工信部网站备案中心的邮件,通知我07年的备案被注销了,07年,也就是四年之前,还是高一下期,在7班,在外租房,在一个叫冲浪的网吧上网,在着了魔似的搞网站,现在才知道自己一直被网站搞。

那时人还单纯,不是指在感情上,而是在社会上。为了搞个破网站,认认真真去备案,没手机,借朋友的来用,没钱,骗家里的钱,终于,备案成功。而那时,破烂的音乐播放器里全是一个人的歌

通宵,还是通宵,冲浪的通宵,无数的通宵。四年之前,好像清明也放了三天假,而那三天,依然每天在冲浪,对搞出来网站发笑,那时的激动现在已经觉得麻木。假期结束,晚上的晚自习,班主任老许调了方位,我看了看讲台上的名单,我找到了我的位置,三人一方,计划生育的效果也不过如此。我在中间,一边是帅气的魏同学,一边是傅同学。

而最重要的是,这个重要也是后来才发现的,我们的前一方和后一方都是女生,前面一方很多是从文科班转过来的,已经和我们一起上了接近3个月的课,而我还一个都不认识。后一方的,哈哈,以前班上的老同学。而后面的剧情,在我的狂热之中走向了结局,7班,如果按照数学思维,我只能算3.5班,因为我只待了一年半。容我感谢一下班主任,我若继续那样昏沉下去,不知道会如何,尽管世事难料。

而四年过后,又是清明节的三天假。我已经不再被网站搞了,我也不再单纯的只知道用国内的服务器,我只是有一个博客,用着美国主机,不再备案。而昨天注销的备案,就像四年之前的往事与人,我虽舍不得那个备案号,但也深知,备案号所带来的负担。

而今天,遇到了一位老同学,就是四年之前坐我后一方的人,我虽然高度近视,但我感觉到的,变化很大,很大,女大十八变,越变越美丽,至少越来越有气质,以至于她在我身边站了很久才认了出来,幸运的是,她还记得我。就这样,记忆突袭而来。时间到底让我改变了些什么?更浓更长的胡须?我知道,我已经从理想主义者走向了悲观的现实主义者,开始用着一种文艺腔调悲情的审视着这个国家的一切,而我一直在矛盾的提醒自己,你想太多了。

我开始思量着以后。国家在互联网上的政策越来越匪夷所思,而我还漂浮在上面的梦已经开始晃荡,我明白,中国人是优秀的,他们在国家荒诞的政策中艰难的前行,而我生下来就在这行人中。

四年之前不经意的人,现在可以很在意,也可以依然不在意,而人,亦是时间最大的奴隶,在时间操纵之下,变化太大太大,而而后的年月,操纵我们的,不只是时间,还有社会。我不知道以前的朋友和我所爱的人,到了以后会怎么样。

而友情与爱情,你说它有,它未必有,你说它没有,它也未必没有。在有些人心中,对于有些人,它两只能选择一个,或许还有其它?

而这,便是我的态度。

Tags: #友情 #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