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月三十日晚 30 Dec, 2010

又是一篇心情随笔。今天过了,这一年最后一天就到了。这个什么时候都不会改变,而唯一易变的就是我们度过的方式。现在坐在寝室里毫无意义的写下这些——在怀念以前度过的十二月三十日。这算是高中的事吧,大学没什么庆祝元旦之类的节目,所以如前面所说,只好在寝室里上上网,而这似乎正是以前我所希望的,什么聚会我都是毫无兴趣,最喜欢的倒是元旦庆祝过后跑到网吧去上通宵。

去年也是这样,前年还是这样,大前年还是这样。通宵对我的高中来说,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因为我们高中在31号便会放假,所以庆祝元旦都是30号晚上的事,分班进行。 晚上来到学校是一件很惊奇的事情,看着各个班的不同装饰,真有一种灯红酒绿的感觉。而节目不过是唱唱歌,跳跳舞什么的,而这些我却没什么兴趣,最多不过醉翁之意不在酒似的参和一下,主要还是看那个女的。

或许直白一点,这就是暗恋吧,太不像话了,都这么大的人了,还玩“暗恋”。我是最讨厌什么青春偶像剧的了,感觉一点都不真实,什么不是帅哥就是美女,好像爱情这玩意儿只是帅哥美女才能玩的,人家美女暗恋帅哥会迎来一阵赞美,而我等丑男暗恋美女就会得到一句“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你说冤不冤啊。就算不是帅哥,肯定是青蛙王子;就算不是美女,肯定也得是个灰姑娘。每次想到这些,我等丑男只好黯然神伤了。

好像扯远了。一般看完元旦晚会,便直冲网吧,以前没有玩博客时就搞搞网站看看电影,去年也是在这个通宵搞定了2009年的年终总结。然而去年确实是让我更难忘记的一次。那天,居然那个女生也跑去上通宵了,于是便和她聊了起来,这一聊不要紧,后面紧接着就让我纠结了半年,直到高考完。而这一切,又要追溯到2007年的这个时候,当时早已经(或者已经吧)喜欢上她,去元旦晚会其实就是为了听她唱那首蔡依林的《倒带》

有时候男人更容易犯贱,我在想着那个为SB织毛衣的传奇,也一直提醒自己:也没啥可犯贱的,不就是喜欢一个人嘛。尽管已经知道她对自己毫无兴趣,这个世界上有些事是强求不来的。今天,也就没有必要上通宵了,明天有课而且下午还要考实验,看来明天可能是回不到家了。点点滴滴,也就是些记忆罢了,而我却折磨着自己,我希望将这些记忆记住,我喜欢这种独家记忆。现在唯一所想的就是,祝她好运

现在看来,我的博客已经更偏向私人博客了,我觉得,博客还是应该记一下生活,反正我是暴露狂嘛。至于其他,也会涉及,分享生活,品味人生。博客的年度总结将明天出炉,我是一个时间控,不到最后一天,总感觉不能称为年度总结。

又是一篇关于她的文章。